耐克也得看他脸色!年入 170 亿的台湾首富靠越南人赚翻了

去年,《福布斯》发布台湾首富榜,一位神秘富豪以 138 亿美元身价位列第一。

最近几年,很多国际品牌受疫情影响,销量急剧下滑,全球代工厂的订单量都下降了,耐克还爆出市值蒸发 800 亿,在国内打不过李宁、安踏。

身价千亿的张聪渊,创业时起点非常低,是草根里的草根,很多他的同乡,都不记得有这样一号人。

因为没钱,他创业建工厂时,只能买最便宜的房子,不是猪圈就是废弃的农舍,一开始做的,也是加工成本最低、利润最薄的加硫帆布鞋。

虽然成本低、利润薄,张聪渊却很追求品质,坚持要把自己的鞋做得比别人更结实耐穿。

1970 年前后,国外制造业开始将工厂向人工、原料成本低廉的地区迁移,台湾成了大牌代工厂的聚集地。

转年,台湾出口鞋 1 亿双,15 年后,这一数字翻了 8 倍,全球每 6 双鞋里有一双来自台湾,其中一半是加硫鞋,张聪渊的工厂也逐渐成长为行业头部。

他曾既坚持多年给家乡的学校、祠堂捐款;到工厂上班时,他还在食堂与员工一起吃员工餐。

在与大客户合作时,他经常亲自带队洽谈,价格谈拢之后,还要再拿出一些利润给品牌方,以求长期合作。

到 2021 年底,张聪渊已经是业内骨灰级玩家,坐拥 43 家子公司,一年能生产 2 亿双鞋。

张聪渊服务的客户并不多,前五大客户是耐克、VF、彪马、德克斯(Deckers)和哥伦比亚(Columbia),占比超 90%。

2020 年报显示,张聪渊工厂生产的耐克,出厂价只有 74.97 元一双。

因为解决就业问题,张聪渊还得到当地政府支持,一年税费只要象征 1000 万。

更狠的是,张聪渊还在 英属维尔京群岛 开了一家 BVI 贸易子公司,很多国际大牌的订单都是通过 BVI 来承接和结算,光 2017 年张聪渊通过 BVI 得到的收入就有 13.77 亿元,缴纳所得税和增值税却几乎为零。

因为国际大牌不缺代工厂,比如耐克,在中国就有 124 家代工企业,张聪渊却硬是杀进了它的阵营。

2016 年,苹果库克成为耐克的首席独立董事,主张供应链透明化,要用互联网方式来监测整个供应链,精细到原料采购等环节。

别的工厂做来料定做,客户要什么就做什么,他为每家客户设立专门的设计中心,有的品牌还设有多个设计小组,专门研究不同系列的鞋款,从设计开始就能承接外包。

到了生产环节,他为工厂安排了大量辅助设备,能用机器环节都不用手工,这直接让人均年产量从 1479 双增长到 1665 双,一款新鞋一年才能走完的全流程,华利可以加急到半年完成。

能成为世界顶尖的代工企业,让国际品牌追着合作,根本原因还在于张聪渊给自己的定位。

刚回归内地时,张聪渊开了一家新沣鞋业,但后来因为引入新股东,业务分散到房地产、金融业,鞋类业务逐渐被边缘化。

为了守住鞋类业务,张聪渊自己开了一家公司,把新沣的鞋类事业部买了下来,有了在内地的完整产业链。

他一去越南就跟当地省长提条件,用大量工作机会,换整个省的土地和劳工,直接让越南北部成了张聪渊的制鞋王国。

有了成本极低的越南工厂后,张聪渊不仅抱一两家品牌的大腿不放,而是在全球找头部品牌合作。

因为不同品牌的多种需求,可以更大程度释放工厂的产能,张聪渊最大的客户占比也不超过 30%。

疫情期间,柬埔寨和缅甸受疫情影响,产能大幅下降,越南政府还执行了 3 个月的严格封锁,工厂大面积停工。

同时耐克等品牌削减订单最多高达 80%,很多代工厂都因为没有订单而停产、倒闭了。

在成为首富后,很多人提出疑问:张聪渊明明可以做一个自己的品牌,赚得更多,为何非要做代工,赚辛苦钱?

巅峰时期,裕元承包了全球 1/3 的跑鞋,在 2012 年就实现了 73 亿美元营收。

为扭转颓势,裕元流血改革,只用两年就砍掉了国内的 51 条生产线,工厂向东南亚转移,国内主要发展零售业。

但不比不知道,开展零售业务之后,2013 年裕元净利润比前一年减少了 30%,次年再减少 23.86%,只剩下 3.3 亿美元,如今市值也不及华利的 1/5。

首席商业评论 .《家族 · 人物 张聪渊:最低调的 千亿鞋王 如何度过经营危机》

知乎 .《绝无仅有?华利集团规模只有龙头的 1/5,市值却是龙头的 5 倍》

近日,一台理想 L9 的门店试驾车近日高速冲击路面大坑,造成右前空气弹簧漏气损坏,给用户带来了对于空气弹簧质量和耐久性的疑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