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茨菲尔德灵魂附体 请在金色轰炸机上披件大衣

喜欢球员时代的“金色轰炸机”,不喜欢作为教练的克林希,至少现在不喜欢。他还没有表现出让我为之倾倒的能力和魅力。但是,当看到克林斯曼在卡尔斯鲁厄的瑟瑟秋风中对胜利望眼欲穿的焦虑和无奈之后,怜悯之心油然而生。

苍天啊,大地啊,就让拜仁赢一场吧,哪怕只是为了可怜可怜他。不知道是哪个神仙姐姐听到了我的祈祷,在最后时刻把胜利赐给了拜仁。谢谢啊!

可怜克林斯曼是因为之前他所承受的压力。因为压力,如今的克林斯曼已经被折磨得面目全非。年初签约时的志得意满荡然无存,而世界杯时的翩翩风度也随风逝去。克林斯曼一直都是很有品位的男人,但是在卡尔斯鲁厄的森林球场,克林斯曼居然穿着一件运动夹克就敢出现在公众的面前。不修边幅,莫此为甚。大哥,你执教的可是拜仁啊!看看你的前任们,“恺撒”贝肯鲍尔、“金牌教头”特拉帕托尼、“奥托大帝”雷哈格尔、“将军”希茨菲尔德,他们哪个敢这么随便地穿衣服?就算是农民一样的马加特也至少懂得用一副高档的金丝边眼镜来修饰一下。

但令人欣喜的是,克林斯曼的衣着乱了,可拜仁的秩序顺了。按照德国媒体的话来说,克林斯曼“总算”走回了希茨菲尔德的老路。首发阵容回来了,442的战术回来了。甚至,赛前集中住宾馆的传统也回来了……

为了胜利,克林斯曼做出了全面的妥协,也许是投降。“克林希,你的革命进行得怎么样了?”《图片报》还不依不饶,但窃喜成分大于单纯的讥讽。为了表彰克林斯曼的浪子回头,《图片报》送给他一个新的名字:奥特玛·克林斯曼(奥特玛是希帅的名)。对于《图片报》的问题,霍内斯是这样回答的:“为了成功,克林希必须要做出改变。我们的目的不是任意轮换,而是迎来一个连胜的新开端。”“当然,作为奥特玛的克林希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图片报》甚至不屑于追究霍内斯字里行间透露出的对克林斯曼的不满,因为重要的是,克林斯曼的新政终于偃旗息鼓,而拜仁的复活也就指日可待。

从比赛来看,克帅的拜仁和希帅的拜仁已经差不太多了,甚至最后时刻进球的“拜仁好运”都回来了。还差点什么呢?对了,那件希帅标志性的深色大衣。霍内斯,请给克林斯曼也买件像希帅那件一样的大衣吧!除了能恢复拜仁固有的体面之外,克林希也能真正得到希茨菲尔德的灵魂附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