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早明白这三点越早走出生活的迷茫

研究者们以一群正值青春年少、智力、学历、环境等因素基本相近的毕业生为样本,跟踪了他们25年的人生。

其中3%的被调查者有明确的长远目标;10%的被调查者有清晰的短期目标;60%的被调查者有目标但表示目标模糊不清;而27%的被调查者缺失目标。

25年后调查报告显示:当初那3%的人成为了社会精英;10%的人成为了社会专业人士;60%的人成为了平凡无奇的人;27%的人的生活状态被贴上了“很糟”的标签。

视频中曾仕强说:“大家每天晚上最好控制在十点半之后就不要再做事。十点半你就拿出一张纸来,把明天要做的事情按照顺序,按照事情的紧急程度写下来,一、二、三……”

因为认清了规划对于人生的指导意义,也让他在教学、研究、写作、演讲、翻译等多个领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

作为当时公认的业内专家,牛津大学雷德克里夫医院麻醉科主任科尔教授,曾做实验表示:在给予人工呼吸的情况下,随着氧气浓度越来越高,肺内的分流将越来越大。

钟南山因此陷入沉思,在反复实验后,他得出了和科尔教授完全相反的结论,当氧气浓度增高,进入肺内的分流是不变或下降的。

很快,他的结论被全英麻醉协会采纳,并被安排在当时最权威的全英麻醉学术会议上进行公开报告。

在现场质询会上,在场人士包括科尔教授的助手向钟南山提出了12个问题,但都被他用缜密的逻辑、详实的数据一一回复。

在遥远的大洋彼岸,一位中国学者勇敢地发出质疑之声,面对权威专家,他用数据说话,面对舆论压力,他坚守医者仁心。

“在人的心灵深处,都有一种根深蒂固的需要,这就是希望自己是一个发现者、研究者、探索者。而在儿童的精神世界中,这种需要则特别强烈。”

私塾先生说:“这是孔子对弟子的论述,曾子记述后,由曾子的弟子抄录流传下来。”

小小的戴震立马发问:“先生,就以此章推断,何以见得这是孔子的话,由曾子记述的?又怎么知道是曾子的完整表达,却被他的学生记下来的呢?”

戴震又问:“朱文公是宋朝人,而孔子、曾子是周朝人。他们相距2000年,朱文公又是怎么完整理解孔子、曾子等先贤的话的呢?”

而后戴震凭借小时候就扎根内心的质疑精神,一路考据古今典籍,在天文、数学、历史、地理、音韵、文字、训诂等方面均有成就 ,终成一代学术大家。

看过这样一则新闻,“穷得连饭都吃不饱的非洲娃苦学芭蕾,现成纽约芭蕾剧院学生”。

名叫安东尼的黑人男孩,正在雨天忘我地跳着芭蕾舞,身边没有观众,布满青苔和泥土的路面根本算不上是舞台。

很多和安东尼一样大的孩子因为吃不饱穿不暖,有的选择了偷窃的犯罪道路,有的每天浑浑噩噩地成长,长大后过着和父母同样捉襟见肘的生活。

学舞蹈的教室非常简陋。家具杂乱地靠在墙边,水泥地面上铺上一块布,就是一个简陋的芭蕾舞房。

舞蹈房每两天才通一次电,安东尼只有在天还没黑的时候上课。由于交通不便,安东尼需要长途步行才能到达这里。

别人眼中芭蕾舞是“女孩的运动”,安东尼偏不这样想,舞蹈艺术在他看来从不区分男女老少。

美国芭蕾舞剧院的艺术总监辛西娅·哈维也被安东尼深深打动,由她牵头,安东尼前往纽约的舞蹈学校享受包含全额奖学金的进一步深造。

“现实的残酷,是必须面对的;‘躺平’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能够理解的。可怕的是,完全放弃主观努力而一味怨天尤人,进而不加区别地选择‘躺平’。”

面对不如意的生活,你不妨试着一点点去改变,为自己设置一个可以达到的小目标,然后正常去推进,在推进的过程中多点质疑,再多一点坚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