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屋”内众人各执一词美国家庭虐待案反转百出

2020年6月24日,美国新墨西哥州的一对夫妻——57岁的蒂莫西和他53岁的妻子玛莎被警方逮捕,罪名是涉嫌虐待儿童和动物。

无论是虐待儿童还是虐待动物,在美国社会都是重罪,不仅会受到法律的重判,也会在道德层面遭到强烈的谴责。

尤其是蒂莫西和玛莎,共育有15个子女,这也使得此案被曝光后,立刻成为了全美热点。

愤怒的美国人在互联网上对蒂莫西和玛莎展开了疯狂的声讨,将二人组建的家庭称为“恐怖屋”。

而这个称呼的来源,是因为母亲玛莎的一系列“暴行”,遭到了来自亲生子女的控诉,根据警方披露,毒娘玛莎的主要罪状包括:

当着所有孩子的面,煮死了家庭饲养的宠物狗,而且这种情况不下8次。将怀孕的女儿殴打到流产。将女儿用铁链锁了3年。

需要强调的是,此时蒂莫西和玛莎仍被关押,而孩子们的年龄大约在10岁到33岁不等,所以孩子们可以自由发声,且社会大众默认他们的证词是最真实的。

安娜塔西亚和亚历山大是反应较为激烈的两名儿女,前者就是据称被锁着的女儿。

安娜塔西亚声称自己遭到了玛莎的严重虐待,而深受孩子们爱戴的爸爸虽然没有参与施暴,但是却没有阻止妈妈的暴行,安娜塔西亚痛苦地向媒体哭诉:

因为我体型肥胖,所以妈妈不让我获得食物,她用铁链将我所在床上3年,一个月洗一个澡,只能在桶里大小便。我还要光着身子在兄弟姐妹面前称重,如果超重就会挨打。

我亲眼看见妈妈用锤子打碎了6只小猫的头,还看见她用人类的药物喂食猫咪,使得它们慢性死亡。

而亚历山大则向媒体表示,自己不仅亲眼看见母亲囚禁安娜塔西亚,自己更是曾经被殴打至流产:

我14岁的那年怀孕了,妈妈知道后狠狠地殴打我,后来我的兄弟救走了我,我躲在树林几天不敢回家,下身流了很多血,直到流产。

和敢于发声的安娜塔西亚以及亚历山大不同,其他孩子也提供了一些证词,有人表示玛莎威胁过自己,有人表示玛莎开枪打死了一条狗,也有人表示自己曾经挨过饿。

考虑到父亲老蒂莫西在此案中扮演了旁观者的角色(多名孩子,包括最恨母亲的安娜塔西亚都表示,老蒂莫西没有参与施暴),于是警方在2020年6月26号,将其释放。

虽然玛莎没有被定罪,但是考虑到她所受指控的严重性,警方将其保释金定为5万美元。

这对每月只能领取政府2200美元退休金的老蒂莫西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他无力将妻子保释出来。

一切似乎在朝着正常的方向发展,狠毒的母亲即将受到正义的制裁,重见天日的子女们,张开双臂迎接新的生活。

被控“未能阻止妻子暴行”的丈夫老蒂莫西,对这起案子有着完全不同的说法,他借助媒体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据老蒂莫西所言,他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病和慢性心力衰竭,十多年来离不开氧气瓶,极易发作的心脏病随时都在威胁着自己的生命,根本无法剧烈运动。

而自己患有雷诺综合征(一种由于血管痉挛而引起的一系列血管血流减少的疾病)的妻子,更是时刻带着呼吸机,也没有体力去完成上述犯罪行为。

面对这一控诉,亚历山大倒是没有否认,不过她有自己的一套说法,那是一次母女的正常争吵,只不过玛莎先动手打了亚历山大,而后亚历山大反击才使得玛莎流产,同时她也表示怀疑母亲当时是否真的怀孕了。

关于安娜塔西亚被铁链拴了3年的情况,老蒂莫西笑称,他们夫妻从没有那么做,否则也不至于让安娜塔西亚如今的体重严重超标。

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我的家人都很喜欢动物,如果你非要问我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倒不如去思考一下为什么“当着所有孩子面”发生的事情,却只有一个孩子提到过(暗示说谎)。

关于玛莎开枪打死了一条狗一事,老蒂莫西解释道,这是因为宠物狗皮普年事已高,变得很有攻击性,他和玛莎商量让它安乐死,所以喂了其安眠药后,请求邻居杰伊·比姆将皮普打死。

这个说法得到了57岁残疾焊工比姆的证实,他接受玛莎一家的请求,开枪打死了皮普。

塞缪尔还表示伤心的蒂莫西和玛莎在事后为皮普举办了一个正式的葬礼,皮普的尸体用毛巾整齐地裹好,还为它制作了墓碑。

采访末了,老蒂莫西痛苦地表示,虽然家里条件一般,但是他和玛莎一直努力抚养孩子长大,即使有些不足之处,也不应该被子女以莫须有的罪名,送进监狱。

事情发展到现在,老蒂莫西和玛莎夫妻二人与孩子安娜塔西亚和亚历山大,不仅立场上对立,双方的证词也各不相同。

可以肯定的是,抛去一些因为时间久远变得模糊的细节,双方有一方在撒谎,而且是性质很恶劣地撒谎。

倘若安娜塔西亚和亚历山大撒谎,那么二人就犯了诽谤和诬陷他人入狱罪,这也是一种很严重的罪名。

早些时候,美国网民一边倒地批评老蒂莫西,可是当老蒂莫西的采访公布后,网络上开始有了不同声音。

一些人认为,这对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夫妻是子女撒谎的受害者,尤其是玛莎的入狱照,其憔悴的面庞,和一个被生活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母亲形象简直高度重合。

此刻,其他子女的证词变得格外关键,在巨大的压力下,老蒂莫西和玛莎的长子小蒂莫西站出来发言了。

小蒂莫西和父亲一样,在整个事件中无比支持自己的母亲,他声称自己的母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母亲,倘若没有玛莎,孩子们恐怕撑不到成人。

为了证明自己此言不虚,小蒂莫西带着记者们参观了柜子,他指着厨房里几加仑装的西红柿罐头和桃子罐头,以及几盒挺不错的意大利面说:

父亲每个月要花1000美元给家人买吃的,虽然比不上富人们的生活,但是已然是父亲的最大能力了。

小蒂莫西还展示了弟弟妹妹们制作的手工作业和美术制品,他表示这些作品主题积极向上,色彩明亮,很显然出自于心理正常的孩子之手。

来自小蒂莫西的证词一度扭转了局面,人们开始认为安娜塔西亚和亚历山大是骗子。

诡异的是,小蒂莫西做证后不久,有人又人肉出,正是这位试图帮母亲辩护的儿子,前不久做出了极端行为。

当时,小蒂莫西和兄弟仅仅是因为牛肉热狗开始了一场争吵,到了最后小蒂莫西甚至用枪,对准了对方并做出了威胁,以至于招来了警察。

小蒂莫西为了自保,编造了兄弟要给母亲下毒的谎言,这当然是虚假指控,但警察在调查过程中,阴差阳错的捕捉到了其他关键信息:

这个家庭存在“虐待,折磨孩子,以及极端虐待动物”的暴行,这才有了前面老蒂莫西和玛莎入狱的一幕。

事情曝光后,小蒂莫西好人形象瞬间崩塌,他的证言真实与否也变得扑朔迷离,恐怖屋案件转眼变成了“罗生门”,充满疑点和争议。

Leave a Comment